中毅达“商票门”曝乱剧 谁来管管“坏孩子”

时间:2018年02月03日 09:27:01 中财网


  2月2日,中毅达(600610.SH)发布称,2017年度业绩预亏且数额无法确定。受此影响,当日股价以跌停板开盘,之后略有回升,最终以4.09元收盘,跌幅达8.3%。

  事实上,近几年来,中毅达成了A股有名的“问题公司”。2015年财务造假,2016年底被立案调查,2017年还把审计机构亚太会计事务所“吓跑了”。

  按理说,作为公众上市公司,已经被监管层盯上了,就应该安分运营,争取把“印象分”挣回来,但是中毅达偏不安分。

  2018年1月又爆出“35亿商票门”事件,未经董事会审议,在法人代表及总经理党悦栋的主导下,中毅达对子公司新疆中毅达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中毅达”)开具35亿元商票做增信担保,事后不仅遭到上交所问询,还被董事长、董事、监事集体“打脸”。

  截至目前,据中毅达公告称,子公司新疆中毅达已经将35亿商票退回到公司账户。

  一桩未决,另一桩又可能让中毅达陷入债务纠纷,全资子公司厦门中毅达9000多万元贷款逾期未还,而中毅达为连带责任担保方。

  “35亿商票门”始末
  中毅达旗下有4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2018年1月3日成立的贵州中毅达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7月21日成立的新疆中毅达、2015年12月成立的深圳前海中毅达科技有限公司、1998年成立的厦门中毅达环境艺术工程有限公司。

  2018年1月18日,中毅达对外公告称,为了协助新疆中毅达拿下某PPP项目,公司向新疆中毅达开具35亿商票作为增信担保。

  蹊跷的是,涉及35亿这么大额的决议并没有经过董事会审议,而仅仅是先经新疆中毅达提交至中毅达财务部,由中毅达财务部主管负责人签批后,提交至中毅达总经理审批就决定了。

  直至上交所问询函下来,中毅达回复仍坚称不需要经过董事会,公司总经理签字即可。35亿商票对中毅达意味着什么?根据中毅达2017年三季报显示,总资产为21.9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为-2.16亿元。经营现金流负2亿元,开出超过公司总资产1.5倍商业票据居然不通过董事会就决定了?

  显然只有总经理党悦栋固执己见认为符合流程,包括董事长、董事、监事等在内的均认为不符合程序,坚决认为应予以退回,按规矩走流程。

  “公司参与的 PPP 项目为高速公路 PPP 项目,总投资约为 112 亿元。因该项目现仍处于双方洽谈阶段,无法进行具体披露?!?a onmouseover="popLayer_simple(getPosLeft(this),getPosTop(this),'600610');overdiv=1" onmouseout="overdiv=0;setTimeout('hideLayer()',100)" target=_blank>中毅达回复称,“由于公司已列入失信名单,无法取得银行的信贷支持,现金流紧张,因此,无法作为该 PPP 项目的投资人进行承接。目前,公司 4 家全资子公司和 2家控股公司,仅有新疆中毅达经营状况及信用状况良好,尚有未用银行授信,因此新疆中毅达符合该 PPP 项目投资资格?!?br />
  而新疆中毅达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新疆中毅达主营红酒、钢筋等货品的贸易业务,成立初期由于资本金未实际到位,未开展主营业务经营。截至 2017 年 9 月 30日,新疆中毅达总资产9700.96 万元,净利润-32.51 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9634.39 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中毅达提起的“PPP”项目也是只存在于公告中,包括董事长、董事、监事、财务等在内回复均对该PPP项目不知晓,也未有相关材料信息。

  截至记者发稿前,中毅达回复称已经收回35亿商票,但也放弃了上述谈及的PPP项目洽谈和投标工作。

  没有实控人的中毅达
  “35亿商票门”刷新了市场对于上市公司管理混乱的认知,而对于中毅达来说,“35亿商票门”或许只是个“小闹剧”,更多的麻烦还在上演。

  2017年12月底,常务副总经理陈飞霖辞职;2018年1月,职工监事朱鹏飞辞职;2018年1月,审计机构亚太会计事务所拒绝继续为中毅达提供审计服务。

  而就在“35亿商票门”事件还未平息之后,中毅达全资子公司厦门中毅达又爆出银行贷款逾期未还,而中毅达则是连带责任担保方。

  2018年1月26日,中毅达对外公告称,中毅达为子公司厦门中毅达厦门银行申请授信额度提供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 9192 万元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并于 2017 年 1 月 23 日与厦门银行签署了《最高额保证合同》。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厦门中毅达流动资金贷款于2018 年 1 月 24 日到期,逾期金额为 1000万元;厦门金砖项目贷款于 2018
  年 1 月 23 日到期,逾期金额 2211万元。

  “公司将要求厦门中毅达尽快偿还上述逾期贷款,加快应收账款回收和苗木销售。同时,力争与债权银行达成还款计划和方案?!?a onmouseover="popLayer_simple(getPosLeft(this),getPosTop(this),'600610');overdiv=1" onmouseout="overdiv=0;setTimeout('hideLayer()',100)" target=_blank>中毅达回复称。

  值得一提的是,中毅达还曾因为利用厦门中毅达提前确认工程收入而虚增资产,被证监会处罚。

  根据对外公开的信息整理,中毅达2017 年 12 月向厦门中毅达借款11亿元,仍未归还;向鹰潭中毅达借款19亿元,仍未归还。

  而监管层披露的信息显示,中毅达的“实控人”仍然成谜。

  2017年8月,中毅达实控人何晓阳表示已经将控制权转让给深圳市乾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李琛、贵州天佑睿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贵州鑫聚投资有限公司等。

  “你公司发布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告,但至今股权受让相关方仍未核实最终实际控制人,也未披露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鄙辖凰钚滦畔⑽恃?。

  实控人成迷、债务纠纷又不断的中毅达却仍然在二级市场正常交易,投资者务必小心“触雷?!?.华.夏.时.报 .盛.青.红)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